farglorylife_1443288767_809

半導體工程師馬清宮要做憨郎,培育不虛胖的有機芭樂

馬清宮

家鄉在高雄的馬清宮,從小家裡就以務農為主業,但小時候的他不想當農夫,「早上還在畢業典禮,下午就出現在台北!」高中畢業當天就搭上火車,直接到台北當學徒,十五年的時間,從學徒當到日月光的工程師,隨時待命、責任制的高壓生活,讓他不知道未來在哪裡,對工作開始心生倦怠,覺得人生下半場不應該為錢而活。

某天在電視上看到文茜周報的《±2℃》紀錄片,內容提到環境因為人類不正常的使用土地,導致物種滅絕、極冷極熱的氣候劇烈變化,一夜改變了馬清宮對人生的看法,他想,自己工作了這麼久,已經什麼都不缺了,是時候開始調整自己的步調、回歸生活、回饋環境。

小時候家裡種雜糧,對「有機」一竅不通,馬清宮從頭學起,他選擇高雄的有機農業專區開始他的夢想,他堅持栽種果樹,花時間搞懂繁複的有機認證,不只希望能種出健康好吃的水果,更希望能夠種「大樹」當鳥、蟲的棲息地,從自己做起,逐漸建立生態、改變環境。

掌管憨郎農園,自稱憨郎園主的馬清宮認為「沒有防治的防治是最好的防治」。把果樹交給大自然,減少人為的干擾,植物會發揮自然的本能,吸收陽光、空氣及土壤中的養分,產生果樹本身該有的能量抗體,就可以抵抗外來的侵略。如果只追求水果的外表漂亮、沒有瑕疵而濫用農藥除蟲,受害的不僅是農夫、消費者,最終連整個環境都破壞了,因此採取「無為農法」的馬清宮種出的水果紮實飽滿,沒有農藥養成的虛胖外表。

珍珠芭樂1

一開始家人、朋友都不贊同,對他的理想冷嘲熱諷,但他堅持自己的理念,直到三年後家人朋友才逐漸認同,證明他做的事情是對的,直到現在,若他的果園工作做不完,只要一通電話,朋友也會呼朋引伴一起來幫忙,讓他現在的生活好滿足。

從隨傳必須隨到的工程師到專職耕種,馬清宮在一夜間轉變了自己的心態,「我相信只要是對的事就不該停擺。」花了三年時間耐心養地栽種有機水果,現在的他認為生活很剛好,「快不起來」的人生給了他更多時間與家人朋友相處,與他掌管的「憨郎農園」培養感情。

馬清宮說,現在他認為栽種賣得出好價錢的水果並不是重點,與大家分享好東西才是他的理想。於是他從自己做起,與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友善共處,這樣的初衷,也回饋到芭樂的風味與品質。堅持做對的事情,不管是自己的生活、種出的水果或我們生活的環境,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
工作背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