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愛故事_陳淑霞(w500xh500pix)

務農沒有終點 果園中的跑者 陳淑霞

民國92年陳淑霞和婆婆回到位於雲林縣林內鄉坪頂村內的百果園 ,接手公公留下一甲多的果園,為全家退休生活做準備,轉眼之間,上山務農管理百果園已經11年,她說秋冬在園子裡以種植茂谷柑為主,聽著她一一介紹,發現園子裡的柑橘將近十種,光是要記住這些果樹的名字都不容易,更別說要照顧他們了。

百果園03

三十五年次的陳淑霞,南投集集國中畢業跟著媽媽學針織, 一雙巧手很快的就學會各種技巧,當起指導老師,二十四歲嫁給任職台糖的老公,不曾務農的她,為何在五十七歲有這樣的勇氣,選擇辛苦並自己自足的田園生活,陳淑霞說:「那時候,唯一的念頭就是老公即將退休,採取的行動就是先回來照顧公公留下的土地, 因為是退休生活,所以從人本的角度思考,選擇的農法比較費工,如草生栽培、合理施肥,生物防治等,得到的結果當然是外表醜,賣相不佳,剛開始確實不好賣,只能靠吃過朋友的口碑推薦,不過現在越來越多的消費者,喜歡安全品質的蔬果,不再只看水果外貌。」

百果園02

問她當時心中畫下的美好田園夢和十一年後的真實生活是否滿意?陳淑霞表示,務農這條路像是沒有終點的馬拉松,必須一直跑,當初心中也知道,靠天吃飯必有天敵,只是沒想到除了蟲子、果蠅,這裡還有更大尾的,她指著一棵樹齡超過五十年的龍眼樹說,那裡就是猴群的遊樂場,夏天來吃龍眼,數過最多一次是三十二隻,冬天這些「猴死囝仔」路過就到園子摘柳丁、茂谷等水果,邊吃邊玩水果掉滿地,記得小時候偷採鄰居的水果也是被罵過猴死囝仔,原來人類在進化中,還保留有靈長類摘水果的特性,只不過當森林漸少,果樹變多,猴子分不清,果農傷腦筋。

百果園01

陳淑霞說看到自己的心血被糟蹋,剛開始會生氣,想把牠們捉起來打屁股,可是看到母猴抱著小猴被果農追趕跑跳,在樹林果園中討生活,同樣是母親,她比較能夠感同身受,所以她也在園子裡種了猴子最愛的香蕉,以分散牠們的注意力,這是她獨到的與猴共生雙贏秘訣。